戴耐德发布了能“承诺效果”的英语教育APP,在线教育下半场角逐已经到来?

转自:https://www.36kr.com/p/5162172
中国未来几年的英语教育市场会更关注学习效果这个指标。

中国在线教育市场,在过去几年间,诞生了很多搭载“新概念”和“新技术”的公司,让学生用听段子、玩游戏的方法快乐地学英语,或者用人工智能等时下最炫酷的技术包装学习软件,但其最终能达成的学习效果却参差不齐。

“中国未来几年的英语教育市场会更关注学习效果这个指标。”戴耐德的亚太区总裁Ciaran Lally对36氪表示,“如果你能承诺学习效果,那你就可以活下来。”

11月15日,美国的英语教育公司戴耐德(DynEd)在中国发布了能“承诺效果的一站式在线英语解决方案”:neo Professional。该产品采用“AI教练+真人教练”学习模式,学生可以通过AI驱动的neo Study App进行自主学习,每隔两周可以通过面授课平台neo Live与真人教练对话25分钟,巩固和提升学习效果。

戴耐德表示,这款产品的用户群是14岁及以上、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成人学生,可以保证他们在5-7个月内提升一个欧标(CEFR)级别。“欧标”是国际公认的英语语言教学课程设计的重要基础,也是托福、雅思等英语考试等级界定的参考标准。

“在我们看来,中国的教育市场急需关于学习效果的透明度。”Lally说,“每个人都在谈论功能和用户界面,每个人都在谈论AR和VR,但没有人谈论学习效果。但如果你问学生‘对你们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’,他们会告诉你,是学习效果。”

谈及neo Professional目前的用户反馈情况,戴耐德表示,这款产品在今年4月发布了海外英文版,而学生达成一个欧标级别的学习周期是5个月以上,每个机构的学生进度也都不一样,还没有可供参考的数据。此前的内测数据也暂不能对外公布。

这家成立于美国硅谷的公司在过去32年里一直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多媒体英语教学系统软件,主要技术包括语音识别、数据挖掘与分析。Lally告诉36氪,全球2500万付费用户的每一次鼠标点击、每一个人机交互行为和每一条录音练习都被记录在数据库里。戴耐德会利用这些数据去分析和优化课程。目前,其系统平台上有1000万全球月活用户,大多数学生每周使用3-5次戴耐德的软件。

自从2003年在中国成立分公司以来,戴耐德已经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、韦博国际英语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学院等数百家学校、培训机构和企业建立了合作,为后者提供软件和系统支持。戴耐德称,在过去十多年里,对外经贸大学每年有2000多个学生在使用戴耐德的软件。

然而,戴耐德在最初进入中国市场时遇到很多挑战,其中之一是让中国用户理解他们的语言教学模式:动态教学(dynamic education)。这也是公司名字DynEd的来源。

Lally表示,动态教学是模拟人类学语言时最自然的方法:小孩在咿呀学语时,父母是通过动态地选择语言来教授孩子。母亲通过与孩子对话,观察孩子对词汇和句子的反应情况,适度降低和加大词汇和句子的难度,一步步推动孩子学习。这也是戴耐德采用的教学方法:基于神经系统科学开发的个性化学习模式。

与“动态”(dynamic)教学模式相对的,是传统的以固定课本为主的“静态”(static)学习方法:在几十人的班级里,每个学生面对的课程内容都千篇一律,无法自主掌握学习节奏。

谈及如何说服中国的B端客户使用他们的产品,Lally说,他们并没有用什么营销策略,而是用产品说话。当时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率先试用了他们的软件,认为效果不错,就一直合作至今,长达15年。

除了传统的静态学习方法之外,Lally也注意到中国英语教育的另外一个痛点:哑巴英语。在他十年前来到中国时,最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之一是:英语是中国学校的必修课,每个学生都明白英语的重要性,并投入大量时间、精力和金钱来学英语。但当他担任中华英才网CEO时,每周要在公司内部雇佣100个员工,“我发现要找到一个英语熟练程度很高的人几乎不可能。”Lally说,很明显,中国以往的英语教学模式效果并不好。

Lally认为,在人类学习语言的自然过程中,听、说、读、写,应该是按次序进行的,但在中国,恰好反过来,大家都是从“读写”开始,但没有“听说”。而“听说”是戴耐德软件的核心部分。在neo Study App里,学生要首先通过入门水平测试,划定其英语级别。在其级别的课程内容里,学生通过点击智能按键播放语音内容,并重复念出刚才听到的句子,录音之后,系统通过语音识别判断学生听力和口语的掌握情况,推荐其重复学习或者进阶。如此反复,每周需挣得6000分值,才可进阶。

戴耐德发布了能“承诺效果”的英语教育APP,在线教育下半场角逐已经到来?

图:neo Study App 用户界面

谈及AI是否会取代人类教师,Lally说:“AI会改变人类教师的角色,让他们变得更像教练(coach),而不是老师(teacher)。”以前的情况是,一个教室坐满了学生,由一位老师“教”他们知识。但现在,学生用一款AI驱动的软件随时随地、高频次地练习英语,老师则扮演“教练”的角色,确保学生在用正确的方式与软件互动,并且能在真实生活环境中运用所学语言进行交流。

戴耐德最近开始在印度尼西亚做B2C业务,但Lally表示,他们在中国市场会一直保持做B2B业务,因为中国市场变化太快,To C的消费者品牌赛道已经过于拥挤,他们宁愿去和那些已经占领市场的To C公司合作,也不会冒着财务风险、在中国重新创造一个“识别度很高的消费者品牌”。

戴耐德最主要的营收来自软件系统的使用授权费。他们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教育部合作,在公立学校推广软件系统,按照使用人数收取费用。与私立学校、企业等其他机构的合作也一样。

谈及竞争,Lally表示,每一个英语语言学习系统都会是他们的潜在竞争对手,但产品质量是他们的优势。在他担任亚太区总裁的四年半时间里,从未让竞争对手夺走一个客户,并且客户量一直增长。

Lally称,过去几年里,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都是先抢占市场,再考虑产品质量问题。这使得花钱用产品的学生没有得到期待中的服务效果。“在我们看来,当你还不能完全保证你的产品可以正式推出的时候,把钱用来提高产品质量,比用来打广告更好。” Lally表示,他们从进入中国市场开始就一直保持盈利,这种盈利是缓慢而稳定的。

“中国的教育市场正处在一个商业周期的高峰。我们会看到这样一个转型,从一味抢占市场,转变到为学生提供他们真正想要的产品。”Lally说。